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。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元卿凌小說 第1047章 走投無路


  這般想著,便憂心忡忡地道:“其實有一句話,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說!

  “什么話?”

  二夫人問道。

  褚明陽壓低聲音,“我也只是從祖父嘴里聽來的,真假不知,你們自己辨別吧,祖父說那冷靜言至今未曾親,其實是有內情的!

  “內情?

  什么內情?”

  二夫人頓生警覺之心。

  褚明陽是臨時想的,加上心亂如麻,不能馬上周全,胡亂堆砌地道:“那冷靜言原來早有相好,只是礙于……反正不能娶進門的!

  “有相好?”

  二夫人皺起眉頭,“那冷靜言是讀圣賢書的,怎地未婚就有相好了?

  那為何又不娶進門呢?”

  “娶不得啊,那女子……那女子是有夫之婦啊!

  褚明陽腦子轉了幾下實在也想不出哪家女子,便嘴巴一張,道:“他與太子妃元卿凌私通幾年了!

  二夫人與顧康曼頓時大驚,“什么?”

  褚明陽警告道:“這事我得知許久了,一直沒告知你們,你們也不可往外胡說,自己心里明白就好,否則祖父要打死我說的,至于要不要把表妹嫁過去,表姨母自己斟酌就是!

  二夫人不大相信這話,“這太子夫婦感情不錯啊,看著元卿凌也不像是這種人!

  “人不可貌相,不過呢,真假我是真不知道的,是祖父說的!

  褚明陽道。

  是輔說的,那定然就是真的了,二夫人心里頓生厭惡之感,最是憎恨這種男盜女娼的事,尤其一個還是當朝的太子妃。

  顧康曼也顯得失魂落魄起來,她見過冷靜言幾次,溫潤如玉的君子,一顆少女心也早交托在他的身上,如今知道他這般丑陋的事,心里別提多難受了。

  她頓時站起來,恨恨地道:“一定是元卿凌勾了他的!

  二夫人看著女兒的模樣,頓時心亂如麻,顧家是侯門,要尋侯爵府邸不難,但是冷家是侯門清流,冷靜言又得皇上重信,伺候君側,如今太子與他的關系也好,著實是乘龍快婿,與一些侯門子弟相比,他太出色了,好多侯門的子弟只能隨便在衙門里頭尋一份差事,等著食邑供養,不可靠。

  “母親!”

  顧康曼又怒又傷心,復又坐下來拉著二夫人的袖子,“女兒不管,女兒非冷大人不嫁了!

  二夫人安撫了她一下,然后看著褚明陽,“那他們如今斷了沒有?”

  褚明陽聳肩,“這我就不知道了,不過,冷大人和太子相比,不論權勢,那必定就是冷大人勝出一籌!

  二夫人還是覺得不大可信,元卿凌是太子妃啊,她日后是要當皇后的,若這事被掀開,她連好死都不能,且冷大人看著也不是這般糊涂的人,他若想要女子,什么樣的女子得不到?

  但這事偏生又是輔說出來的。

  褚明陽本就恨極了元卿凌,這造謠開了頭,她仿佛自己都深信不疑了,恨聲道:“元卿凌本來就下賤,你們不要忘記她當初是怎么嫁給太子的,與靜候用了那般骯臟的手段,我如今說也覺得臟了嘴,反正若叫我來說,肯定是不贊成表妹嫁給冷大人的,畢竟不管是不是被元卿凌設計或者勾一引,這事已經是生過,日后想起,日子還怎么過得下去?”

  顧康曼哭出聲來,“那如何是好?”

  二夫人也亂了心,“曼兒,要不,冷家就不考慮了?”

  顧康曼哪里愿意?

  一顆芳心都系在了冷靜言的身上,就算往日故作高傲地說如何如何,可她心里卻執意要嫁冷靜言了,她哭著道:“母親,若他與那賤女人斷了來往,我也不計較,你叫哥哥去敲打敲打!

  褚明陽一聽,忙就道:“你可千萬不能讓顧司去打聽,顧司和太子親近,他知道了必定會告知太子,太子怎能受辱?

  定會找冷大人算賬,冷大人到時候名譽掃地不說,還有可能丟了性命!

  二夫人聽得如此復雜,心里便再覺得可惜,也非良人了,但女兒執拗要嫁,眼下也只能先安撫著。

  褚明陽離開顧家,憂心忡忡地回了家中去。

  殊不知剛進家門,就看到宇文君陰郁地坐在正廳里頭,而那奴婢與小廝跪在地上,渾身顫抖,臉上都腫起了老高,看樣子是挨了一頓打。

  她心頭一怵,故作不知揚起笑臉,“今日怎地那么早回來?”

  宇文君盯著她,“說,我的銀票是不是你拿了去”褚明陽怔了,“什么銀票?

  我怎么會拿你的銀票?”

  宇文君一拍桌子,跳腳起來暴怒道:“本王的一萬兩銀票都沒了,門沒有撬開,是家賊拿的,到底是誰拿走若不招的話本王馬上報官!

  聽得說要報官,褚明陽臉色就變了,訕笑著進去,“不著急報官,既然沒有撬門,那定就是家賊干的,讓我來審問審問他們!

  宇文君陰惻惻地看著她,“你來審問?”

  褚明陽怕極了他這樣的眼神,覺得周身不自在,“怎么?

  你懷疑我嗎?”

  宇文君一手拽了她過去,往她懷里一掏,便把鑰匙給掏了出來,宇文君倒吸一口涼氣,冷冽地道:“還真是你!

  褚明陽見他狂怒,馬上就往外走,但她哪里得躲過宇文君的巴掌,他掄起就朝她的腦袋揮過去,打得她直接撲倒在地上,隨即拳腳相加,打得褚明陽幾乎沒昏死過去。

  打得她無法動彈,才搜了她的全身,已經沒有銀票,他執著她的頭,又是一巴掌揮了過去,“賤人,說,本王的銀子去哪里了?”

  褚明陽嘴角出血,哭著道:“我不知道,不是我拿的,鑰匙是我從地上撿的,不是我拿!

  “還不承認?”

  宇文君面容扭曲,一巴掌又揮下去,打得褚明陽昏頭轉向,褚明陽掙扎了幾下,一手拿起地上板凳,朝他的頭砸過去。

  宇文君不妨她還能還手,沒躲過去,板凳砸下來頓時頭破血流,昏在地上。

  褚明陽大口地喘著氣,見奴婢與小廝上去為宇文君止血,她忙就回屋收拾東西,但東西拿在了手里,她卻不知道何去何從,這樣口鼻青腫地回去,祖父肯定問的,而且,她早已經眾叛親離,祖父最終還是會把她送回來。

  想起都是孫全武害得她這樣,滿心憤怒,丟了東西便往外跑去找孫全武算賬。

  ()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元卿凌小說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JMS58.CoM
Copyright © 2017 佳木斯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财神捕鱼官方下载